第76章 第 76 章

文/云長歌
本章字數:11454 大唐總校長[穿書]txt下載

李倓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 第一反應就是不信。

外孫女封公主出降契丹和奚的族長這在歷史上是真實發生過的, 而這也是朝廷籠絡他們的一種手段。

但是為什么會有朱邪貍?沙陀族跟契丹和奚都不一樣, 沙陀族現在是緊緊跟著大唐的腳步走, 而且連家當基本上都搬到了長安,族人雖然不在此地, 但也在大唐給劃定的地方生活的好好的。

可以說用不了多久沙陀族人就會慢慢融入大唐,或許到最后就會跟猶太人一樣, 與漢族通婚, 最后完全融入大唐。

李倓腦子里有一堆不合理的點, 然而都抵不過一個理由:公主或者郡主下嫁功臣, 或者功臣之后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朱邪骨咄支算得上是大唐的功臣了。

其實李倓也做好了朱邪貍有朝一日會娶妻的準備,畢竟他都已經十七歲, 過了年等到他再過生日的時候,就是十八歲了。

在古代這個年紀成親已經不算早。

李倓腦子里想著這些有的沒的,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站在皇宮里。

那一瞬間他都有些恍惚,他來這里做什么呢?求李隆基收回成命嗎?

可是他有什么立場呢?難道要說因為朱邪貍有個喜歡的小娘子?

李倓深吸了口氣, 旁邊路過的宮女宦官都沖著他行禮之后就遠遠避開。

因為他此時的臉色實在是太難看,看上去仿佛隨時要砍人一樣。

李倓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 去了蓬萊殿。

他踏進蓬萊殿的時候,正好聽到楊貴妃的笑聲, 一時之間不由得有些納悶。

他記得李隆基現在似乎不在蓬萊殿。

李倓走進去看清殿內都有誰之后, 不由得腳步一頓。

今天來找楊貴妃的是永壽郡王妃。

可能是因為要結親所以來宮里聯絡下感情吧,畢竟哪怕大家都知道楊貴妃并不是皇后,然而實際上她手中的權柄與皇后也沒什么差別。

楊貴妃見到李倓便問道:“咦, 三十一郎怎么來了?昨天累壞了吧?怎么沒休息一下?”

李倓如今臉色有些蒼白,仿佛當真被累到了一樣,他勉強笑了笑說道:“前些時日太忙了,都沒什么時間來陪阿娘說說話,好不容易現在有假,就想來陪陪阿娘,不過,沒想到阿娘這里有客人。”

永壽郡王妃得了個郡主兒媳婦,此時心情正好,雖然說遠安郡主只是個郡主,但她爹是個太子啊,將來肯定是公主。

而且因為現在是郡主,所以也不會跟駙馬一樣,只能得個勛職,基本上沒有實職。

永壽郡王妃對于一直對朱邪貍很好的李倓,自然印象也是極好的,此時便說道:“寧王殿下可真是貼心又孝順,我家小郎若是有寧王殿下一半細心,我也就知足了。”

楊貴妃拉著李倓的手坐下來,此時聽了也一如普通母親一樣滿足又驕傲,嘴上也十分不謙虛:“我們三十一郎自然是極好的,不過我也聽三十一郎提起過世子,世子自然也是極好的,能文能武,這樣的小郎君長安少有。”

李倓坐在一旁聽著兩個女人寒暄,一開始他以為永壽郡王妃就是單純的進宮來謝恩之類的。

然而過了沒一會,他發現永壽郡王妃進宮的目的不僅僅是這個,她是來請教舉辦婚禮需要注意的地方的!

公主的婚禮有禮部操心,郡主就差了一個檔次,雖然禮部也會管,但管的并不多。

更何況另外兩個公主是要遠嫁,自然會更加向那兩位公主那邊傾斜。

楊貴妃也沒有女兒可以幫忙操辦親事,然而架不住她經歷的多,皇室婚禮的流程她也十分了解,此時指導起來也是條條是道。

李倓在旁邊簡直是如坐針氈,再一次覺得進宮是個錯誤的選擇。

他做錯了什么呢?居然還要在這里聽著心上人與別人婚禮的布置,飽受煎熬。

李倓真的是用盡了全身力氣才沒有拂袖就走,有那么一瞬間他甚至都想不管這個亂七八糟的朝廷了,他想帶著朱邪貍遠走高飛。

反正憑他們兩個的本事就算安史之亂真的來了,也不至于死在亂世之中。

可……這只不過是他一廂情愿的想法而已,說不定朱邪貍在知道自己要成親之后會很開心呢?

說不定他與其他新郎官一樣,正在偷偷試婚服呢?

李倓越是想越是覺得心酸,從來沒有哪個時刻,讓他如此清醒的意識到,他的逃避其實沒有任何作用。

一旁的永壽郡王妃一邊跟楊貴妃聊天,一邊也沒有忽略李倓,在發現李倓看上去似乎興致不高之后,便有些疑惑。

不應該啊,在兒子嘴里,他跟寧王殿下關系很不錯,可如今寧王殿下看著可不像是開心的樣子。

如果真的關系不錯,難道不應該為好友即將成親而高興嗎?

永壽郡王妃腦洞再大也想不到李倓是在為失戀而痛苦,她想到的答案就是李倓年紀也到了,見到好朋友要成親,自己的王妃卻還不知道在哪里,想必不開心了。

想到這里,永壽郡王妃便笑著說道:“印星要成親了,想來寧王殿下也快了吧?等寧王殿下結婚的時候,讓印星去給你做儐相!”

李倓:……

他更心塞了。

楊貴妃對養子的婚事也一直都很關注,此時便嘆了口氣說道:“三十一郎的婚事我與圣人還沒有著落,不過也是該為他選妃了。”

李倓連忙說道:“阿娘,我不急。”

他心里有著另外一個人,娶了妻子也只可能是礙于禮節而對對方好,而且絕對不是女孩子想要的那種好。

若是有一天他能忘記朱邪貍,或許會喜歡上某一個女子而未可知,然而現在是不行的。

他想了想,又覺得有些絕望,只要朱邪貍還在他眼前一天,他恐怕都沒辦法忘記對方。

楊貴妃只當李倓害羞,便笑著說道:“放心,阿娘一定給你選個秀外慧中的世家女。”

李倓一個哆嗦,MD,世家女更可怕了好嗎?

如果是普通官員的女兒,若是夫妻相敬如賓或許還好一些,換成世家女……這年頭世家女大部分都很硬氣,一個不開心回家告狀,就算是親王也要哆嗦一下啊。

李倓連忙擺手說道:“不必不必,只要我喜歡就好了?”

楊貴妃便問道:“那你喜歡什么樣啊?”

李倓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永壽郡王妃,然后斬釘截鐵說道:“長得好看的!”

楊貴妃頓時失笑:“你這孩子,你爹娘還會給你選個丑的不行?”

李倓順口胡謅說道:“要讀書好的,最好還會點武的,細心有魄力……”

說到后面他就說不下去了,因為他在說的時候不自覺的腦海中就出現了朱邪貍的身影。

再說下去怕是以朱邪貍為模板了,倒是鬼都能聽出不對來!

就算是這樣,現在楊貴妃和永壽郡王妃也已經有些目瞪口呆了。

要好看的沒問題,想要讀書好的也沒什么問題,畢竟李倓博古通今已經是公認的,他也的確需要一位文化素養高的妻子,至少能夠說得來啊。

但是后面的……會武是個什么意思?細心還好說,有魄力又是啥?

楊貴妃到底是當娘的,心里嘀咕著這莫不是有心上人了吧?

一般沒有心上人的時候,對于自己未來想要攜手共度一生的人都會有一個模糊的概念,但是想要特別細致是不可能的。

因為想象不出,只能給一個大致的范圍,可李倓剛剛雖然說得不多,但一看就是中途自己停下來才沒有繼續說下去。

只是當著永壽郡王妃她也不好直接問李倓。

永壽郡王妃站出來打圓場說道:“寧王殿下這要求聽上去倒是與我草原女兒十分相似,若是不嫌棄,我倒是能幫忙選上一選。”

永壽郡王妃心思也是活絡的,她雖然沒有親生女兒能嫁寧王,但是朱邪骨咄支的兄弟有女兒啊,雖然身份差了些,但依照圣人和楊貴妃這般寵愛寧王的樣子,寧王若是自己想要,那也為不必成。

更何況寧王又不需要繼承皇位,娶個突厥王妃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楊貴妃當然不想要個蠻夷兒媳婦,雖然表面上都一視同仁,但中原人的高傲還是藏在骨子里的。

楊貴妃拍了拍李倓的肩膀說道:“好啦,你喜歡什么樣的回去再仔細想想,回頭阿娘必然給你找個稱心如意的。”

李倓垂眸不語,很想告訴楊貴妃,你找不到。

因為他喜歡的是朱邪貍那樣的。

可惜他說不出口,只能木木的陪著說了會話,等永壽郡王妃離開的時候,也順勢離開了皇宮。

半路上的時候,李倓猶豫了半晌才問道:“王妃,印星……心情怎么樣?”

永壽郡王妃聽后略有些奇怪,為什么寧王會問印星的心情問題?

繼而她立刻想到了這位遠安郡主名義上是李倓的侄女,但實際上是他的親妹妹啊。

做哥哥的關心妹妹,打聽一下妹夫的情況好像也沒什么問題?

于是永壽郡王妃開啟了再睜眼說瞎話模式:“印星當然是十分高興了,能夠尚郡主是他的福氣,汽油不開心之理。”

李倓眉頭舒展,語氣有些飄忽:“他開心啊……那就好……”

只是后來等永壽郡王妃走了之后,他才忽然反應過來一件事情。

不對啊,朱邪貍……有喜歡的小娘子啊,當初他為了娶不到那位小娘子可著實發愁了好久,怎么會因為尚郡主就開心?

李倓想到這里便很想立刻見到朱邪貍,想要問問他到底有什么想法。

只是他剛剛走出皇宮就被人半路劫了胡。

攔住他的是李俶,李倓看到李俶似乎專門在路邊等他,不由得有些奇怪:“大郎怎么等在這里?”

李俶苦笑著說道:“剛剛去你府上沒有見到人,聽說你入宮了,便來看看能不能遇到你。”

李倓有些意外:“發生了什么事情這么急?”

李俶猶豫了一下問道:“你能不能來我府上呆一會?四娘有話想要問你。”

四娘?

李倓立刻反應過來四娘應該就是被賜婚給朱邪貍的那位遠安郡主。

李倓沉默了一下,他現在一點也不想見到朱邪貍未來的妻子,他怕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情緒被人看出端倪。

他需要一個獨處的空間讓自己好好冷靜一下,然后……慢慢學著放棄這段感情。

于是他便說道:“我今天有些累了,剛剛進宮也不過是與貴妃閑話家常,等過兩日吧,過兩日我再去拜訪你。”

李俶就看了一眼離他不遠地方的馬車,然后就看到馬車上跳下來一個青春粉嫩的少女。

少女一路小跑過來,臉上帶著笑容,身上是屬于糅合了這個年紀獨有的天真和成熟,再加上儀態高貴,哪怕長相算不得國色天香,也能當得起一句美少女。

少女走到李倓面前怯怯說道:“三十一皇叔,您別怪大郎,是我讓大郎來請您的,我就是……想問您幾個問題。”

李倓越發覺得頭痛,內心在叫囂著你們都離我遠點,我一點都不想看到你們。

表面上卻還裝出與以往差不多的溫和面容,他甚至能淺笑著說道:“恭喜四娘,你想問什么?”

四娘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衣角,小聲問道:“那位世子……好像是您的下屬,我就想問問……他都喜歡什么?有什么習慣?吃東西跟我們有什么區別嗎?”

李倓抿了抿嘴,強迫自己開口說道:“我對他也不是很了解,喜歡的話,他很喜歡烈酒,但是不會多飲,習慣,與我們并不無不同,他讀書很好,禮儀也學的很好,若不是樣貌不同,比一般的貴族小郎君還要多才多藝一些。吃的東西……他喜歡吃雞腿。”

說完最后一句,李倓就知道自己到底還是沒忍住。

喜歡吃雞腿的是他,朱邪貍細心每次吃到好吃的雞腿都會記下店家名字或者直接給他帶回來。

如今四娘若是記住,日后……每次她準備雞腿,那么朱邪貍是不是就會想起他?

四娘聽得眼睛發亮,配上臉上的紅暈,一副沉浸在愛河之中的少女模樣。

李倓忍不住就有些嫉妒她,真好啊,能夠名正言順的嫁給朱邪貍。

心中的嫉恨驅使著他開口說了句:“其實這些都還好,只不過朱邪貍似乎有個心上人。”

在看到對面的小娘子臉色由害羞竊喜轉為震驚傷心的一剎那,李倓覺得自己簡直是卑鄙透了。

這件事情,從頭到尾最無辜的就是四娘。

她只不過是……想要多了解一下自己的如意郎君而已。

李俶一直在一旁聽著,此時聽到也有些吃驚:“朱邪世子有心上人?那……他的心上人是誰?”

李倓心中有愧,便說道:“我亦不知,只不過四娘也不用擔心,無論如何婚約已定,回頭我會跟他問清楚,讓他……讓他放下心中的那個人,做一個盡責的丈夫的,他細心溫柔,會……會待你好的。”

四娘小臉蒼白,目光卻十分堅定:“我不擔心,我一定能做的比他的心上人更好,我好不容易才求來這個機會,我不會輕易放棄的。”

李倓聽到之后猛地抬頭看她:“求來這個機會?什么意思?”

四娘垂眸,顯得有些不好意思說道:“我……我心悅朱邪世子已久,便去求了阿姨,阿姨又去求了娘子。”

李倓壓下心中的憤怒,他低聲問道:“你是怎么……認識他的?”

四娘羞澀說道:“有一次我扮了男裝出去玩,在東市時候與人起了爭執,當時是朱邪世子帶人巡邏,正巧遇到,他便幫我將那些無賴子趕跑了,自那之后我……”

四娘沒有再說下去,但內里的意思卻是都聽明白了。

李倓忍不住心中冷笑,還真是……隨處可見的英雄救美啊,可是朱邪貍他知道自己救了這么一個美嗎?

如今四娘沉浸在得償所愿的快樂之中,感受不到李倓身上的低氣壓,而李俶卻發現李倓的表情十分不好看。

他不由得問道:“三十一郎?怎么了?可有不妥?”

李倓沉聲說道:“不妥?當然不妥,之前印星心心念念都是想要娶他的心上人,如今你橫插一杠……最好祈禱他永遠不知道這件事情是你所為吧。”

四娘被嚇了一跳,忍不住嘟了嘟嘴說道:“我……我一定不會比他的心上人差的,我一定能讓他喜歡上我!”

李倓淡淡說了句:“路是你自己選的,將來你別抱怨就是了。”

他說完對著李俶點點頭說道:“我要回府休息了,你們兩個也早點回去吧,尤其是四娘,不日便要出嫁,應該多學點東西了。”

auzw.com 四娘滿心歡喜說道:“我記得東宮有個廚子雞腿鹵的不錯,我回去就找他學!”

李倓忍住了沒有再潑她冷水,畢竟四娘的動作沒有任何問題,喜歡一個人想要嫁給他自然就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這年頭并不流行自由戀愛,更何況雖然表面上說是李隆基賜婚,實際上在賜婚之前肯定有個步驟是找朱邪骨咄支來商議。

畢竟中華上下五千年,除了辮子朝也沒有那個朝代會不問人家父親意見就給人家兒子定下親事的。

這年頭父權是大于君權的,更何況士大夫又不是奴隸,皇帝也要尊敬人家的。

朱邪骨咄支算不上士大夫,但也是貴族,只有他答應了,李隆基才會來個賜婚顯得好看一點。

李倓一路心情亂糟糟的回家,他一時之間十分糾結,不知道是該告訴朱邪貍自己曾經無意中惹下了一朵桃花,導致了如今這個局面。

還是幫著四娘瞞到底。

瞞的話,他感覺愧對朱邪貍,畢竟朱邪貍對他是真的很好,他恐怕再也找不到這么好的朋友了。

可是不瞞……萬一朱邪貍瘋起來怎么辦?為了真愛轉頭就跟真愛浪跡天涯怎么辦?

若是他跟著真愛浪跡天涯,李隆基震怒下令追捕,他一個腦熱造反了怎么辦?

李倓越想越是腦殼痛,他都是失戀了,為什么就不能讓他安安靜靜找個地方唱單身情歌呢?

為什么他還要時時刻刻擔心朱邪貍是不是會造反啊?

李倓在這邊擔心朱邪貍會不會造反,而另外一邊朱邪貍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婚約給砸的頭暈眼花。

在知道的一瞬間他很想跳起來反對,可是他的理智硬生生的讓他壓下了這種沖動。

沒有這一次也會有別的,成親大概是他避不過去的一個坎。

而能夠尚郡主,這這真的已經是十分幸運了,不是誰都能尚郡主的,尤其是遠安郡主是正統李唐皇室血脈,論起來其實比那兩位公主更加尊貴一些。

可是朱邪貍無論怎么樣一時之間都難以接受他要娶妻這件事情,他現在十分想要見李倓一面。

然而他擔心見到對方之后,會忍不住說出自己的心意。

所以他強忍著沒有去找李倓,等到永壽郡王妃從宮里回來之后,便喜氣洋洋對他說道:“圣人娘子對這樁婚事很看重,寧王殿下也很關注,我家小郎運氣就是好。”

朱邪貍的耳朵里過濾了其他所有的話,只留下了那句寧王殿下很關注,他忍不住問道:“阿娘見到阿恬了?”

永壽郡王妃點點頭說道:“見到了,而且在討論你與遠安郡主婚事的時候,娘子透露出了也要給寧王殿下選妃的意思,你說……咱們族的小娘子有沒有機會?”

永壽郡王妃說完之后一抬頭發現面前已經沒有了人影,放眼望去則只能看到兒子那狂奔的越來越遠的背影,永壽郡王妃忍不住喊道:“你要去哪里?”

然而朱邪貍跑的太快,根本沒有聽到這句話就已經跑遠了,或者說他這個時候什么都聽不進去。

腦海里只循環著一句話:娘子要為寧王殿下選妻了。

他也要娶妻了,朱邪貍忍不住想到,等到他們各自娶妻之后,是不是就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一起泡溫泉一起喝酒一起同榻而眠?

到那個時候,他的眼睛會看著他的妻子,他的溫柔也會留給他的妻子,朱邪貍只是想一想就覺得有些無法呼吸。

他跑掉的太沖動,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到了李倓的寧王府門口,而此時的李倓還沒有回來。

只不過他以往來的太頻繁,而且跟李倓的關系也很親密,無論是門房還是清空,甚至是杜甫都讓他去花廳等待李倓回來。

等坐在花廳里之后,朱邪貍不由得有些尷尬。

他這樣匆匆跑來,要跟李倓說什么呢?說他要娶對方名義上的妹妹,實際上的侄女了嗎?

還是說他娘有心在沙陀族的貴女之中選一個競爭一下寧王妃?

朱邪貍心里亂成一團,他知道現在的狀態恐怕不適合見李倓,可偏偏又管不住自己。

李倓一臉垂頭喪氣地到了家門口的時候才被告知朱邪貍在小花廳等了他將近半個時辰。

李倓在得知之后覺得這可能是他跟朱邪貍關系不錯之后,唯一一次不想見到朱邪貍的時候。

可是人家已經等了很久,而且他現在跑過來,說不定就是永壽郡王妃回到家里說了婚事籌備的事情。

或許……也如同四娘一樣,朱邪貍是來詢問四娘的喜好的?

李倓越想越是揪心,所以等他出現在朱邪貍面前的時候,雖然勉強裝出了一副喜氣洋洋的樣子說著恭喜,但眼里透露出來的疲憊卻是怎么都遮掩不住的。

在聽著李倓說恭喜的時候,朱邪貍心里難以抑制的酸澀了一下。

他喜歡的人,在得知他即將娶妻的時候,跟他說恭喜。

這簡直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不過很快他就察覺到李倓腳步虛浮,看上去很疲憊的樣子,不由得問道:“你這是怎么了?不舒服嗎?”

是啊,我心里不舒服,我愛的人結了婚,但是新郎不是我。

李倓在心里默默回答了一句,嘴上卻說道:“昨天詣陵真是太累了,我今天還覺得腿腳有些酸痛,幸好一年就這么一次,否則恐怕真的要累死了。”

他寧愿承認自己體虛也不想跟朱邪貍討論四娘的喜好問題,以及將來他們的婚禮問題。

朱邪貍立刻握住他的手腕說道:“累還不快去休息?我昨日不是跟你說回來之后要將身體揉開,才不會太難過,你沒做嗎?”

李倓難得有些心虛:“昨天到家里太累了,便到頭就睡了。”

朱邪貍無奈說道:“就算睡了也可以讓他們幫你揉開啊。”

李倓沒有說話,雖然穿過來的時間也有幾個月了,但他還是不習慣睡覺的時候有人在他的房間里伺候。

朱邪貍顧不得跟李倓說別的,直接拉著他回房,忍不住調笑道:“這次準備好脫褲子了嗎?”

李倓:……

還能調·戲·他,看來心情是真的不錯,他都忍不住想問你的白月光呢?

“什么白月光?”朱邪貍一臉莫名地看著李倓:“趕緊躺下來,我給你揉一揉,等揉開了就不會那么痛了?”

李倓回過神來才意識到自己剛剛說漏了嘴,然而一聽朱邪貍要給自己揉腿,他頓時滿心拒絕。

“不……不用了,也沒多疼,明天應該就好的差不多了。”

雖然揉開了就不同,但是揉的過程中會痛啊,感覺就是將之后的疼痛都爆發在這一段時間。

那么他選擇得過且過,反正放假,他癱在床上就沒什么問題了嘛,正好當一條咸魚,度過自己的失戀期。

然而朱邪貍并不給他機會,直接把人按倒問道:“是你自己脫還是我給你脫?”

李倓:……

大佬,你這個臺詞聽上去有點黃·暴你知道嗎?

于是在黃·暴大佬的威脅下,李倓十分慫的自己脫了褲子,然后生無可戀地趴在床上。

朱邪貍一看李倓腿部的膚色就知道肯定是有問題,平日里李倓的膚色一直都是奶白色,還會透露出點粉色顯得十分健康。

然而如今他這兩條腿白是白,但是白的有點過頭,甚至隱隱還透露出點青色。

朱邪貍拿來活血化瘀的藥膏挑了一點在手中焐熱之后說道:“忍著點。”

李倓做好了心理準備,十分視死如歸地說道:“來吧。”

然而在朱邪貍真的下手的一剎那,李倓還是爆發出了一陣鬼哭狼嚎的叫聲。

真的是……好痛啊,那種酸痛的感覺讓人恨不得想要打滾,偏偏他的腰部要被朱邪貍按住了,動都動不了。

那一瞬間李倓都不知道是自己的心更痛還是腿更痛一點。

朱邪貍手掌的溫度透過藥膏傳遞到他的身上,李倓簡直是痛并快樂著。

等按到后來的時候,李倓已經沒有了折騰的力氣,趴在床上宛如一條死魚。

也不知道他的腦袋是不是短路,之前一直回避的問題,他忽然就開口問了出來:“印星,這個婚事……你滿意嗎?”

朱邪貍手一頓,他很想說自己不愿意,不滿意,但他還是垂眸輕聲說道:“我有什么好不滿意的?那是郡主啊。”

還是你的親妹妹,名義上的侄女。

李倓趴著扭頭看向他說道:“那你喜歡的那個人呢?怎么辦?”

朱邪貍沒有說話,還能怎么辦呢?他都要娶妻了,再說喜歡,那不是侮辱李倓嗎?

李倓咬了咬牙忽然說道:“你到底喜歡的是誰?你告訴我,我讓阿娘收她當義女就是了,到時候嫁給你的也是公主或者郡主,并沒有任何改變,你還娶到了自己喜歡的人,好不好?”

他知道這樣會傷害到四娘,四娘或許會很難過,但是人總有親疏遠近,更何況,他總覺得四娘是利用自己的身份優勢欺負了朱邪貍的白月光。

他不能成全自己的愛情,但至少……他可以幫朱邪貍成全。

朱邪貍搖了搖頭說道:“別胡思亂想了,圣旨都發了出來,金口玉言,怎么能改呢?更何況娘子怎么會隨便收別人為義女?”

李倓說道:“你別擔心,只要你告訴我她是誰,我就去幫你求阿爹阿娘,雖然圣旨已經發出來,但朝令夕改的事情也不是沒發生過你……”

朱邪貍問道:“那遠安郡主呢?她怎么辦?”

李倓忍住了將四娘所作所為說出來的沖動,只是垂眸說道:“不要擔心,她我會想辦法彌補的,更何況太子之女還會缺了郡馬嗎?”

朱邪貍覺得如果李倓真的是個小娘子的話,那么這個提議還真是太讓人心動了。

他相信李倓既然這么說,就一定會有辦法實現這件事情。

可惜……他垂眸說道:“不必了。”

李倓頗有些恨鐵不成鋼:“你……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愛她啊?”

說出來之后他又有些后悔,這年頭的喜歡好像沒這么直白的,都要隱晦一點的。

哦,像是李白那種直接吾愛孟夫子什么的……大家反而不會覺得這是真正的愛情。

就在他思考著要不要因為不小心冒犯了朱邪貍的白月光而道歉的時候,就看到朱邪貍忽然抬頭,目光灼灼地看著他。

那個目光熱情到仿佛能夠融化一切,然后他就聽到朱邪貍說道:“我當然愛他,我愛他勝過愛草原,我愛他勝過愛天狼,我愛他……愛逾性命。”

李倓猝不及防吃了一嘴的狗糧,還是自己心上人跟人家白月光的狗糧,那個心塞勁簡直沒辦法提。

他抹了把臉說道:“既然這樣為什么不行?只要你同意,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來,我一定能讓你娶到她!”

在那一瞬間李倓都覺得自己圣父的不行,然而他是真的希望朱邪貍能夠開心。

別一個不開心就造反,那他豈不是前功盡棄。

朱邪貍搖頭輕聲說道:“因為他也要成親了。”

李倓:……

這就有點慘了啊兄弟。

他原本以為失戀的只有自己,真沒想到朱邪貍也失戀了啊。

然而人家失戀了還有一個未婚妻等著,還有自己安慰他,自己呢?

一想到這里,李倓頓時有點蔫。

然而朱邪貍卻以為他是因為滿腔熱情被潑了冷水而不開心,想要安慰,最后卻還是說道:“就當有緣無分吧。”

李倓深吸口氣,坐起來伸手攬住朱邪貍的肩膀說道:“那就忘了吧。”

朱邪貍聞著李倓身上隱隱傳來的桂花香味,心中又酸又澀,怎么可能忘呢?

他視線微微下移就看到李倓脖子上戴著他送的狼牙,一時之間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當初送在這件禮物時有多甜蜜,現在就有多痛苦。

朱邪貍低聲問道:“你帶著它啊。”

李倓低頭看了看那顆狼牙,反應過來問道:“哦,對了,這上面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不認識。”

朱邪貍一愣,仿佛有些驚訝:“你不認識?”

李倓莫名:“你們突厥的文字我為什么會認識?”

朱邪貍沉默半晌才笑道:“不認識就不認識吧,也好,不用想那么多,就是祝福詩歌而已。”

李倓見他表情奇怪,卻也沒敢繼續追問,只是說道:“算了,今晚我陪你喝酒,我們不醉不歸。”

朱邪貍聽到喝酒兩個字忍不住脊背一僵,他都已經打算放棄類了,可別再來誘惑了啊!

當然想要不被誘惑最好的方法就是拒絕,只可惜朱邪貍還沒有那種定力,于是他鬼使神差的答應了下來。

這一次沒有泡溫泉,兩個人一人抱著一壇酒對著月亮一邊喝一邊胡扯,氣氛倒也不壞。

只是當他看到李倓雙眼迷蒙明顯喝多了之后,忽然有了不太好的預感。

果不其然,李倓直接湊過來靠在他肩膀上迷迷糊糊說道:“印星,我們來唱歌啊。”

朱邪貍:……

他算是看出來了,李倓對唱歌才是愛得深沉!

還沒等他回答,李倓就開口唱道:“我們這么在乎他卻被他全部抹煞……還是說好全忘了吧……愛要越挫越勇……愛要肯定執著……”

朱邪貍:所以……你到底是想讓我忘了,還是讓我執著啊?

作者有話要說:  有一種虐叫虐不過三秒就沙雕,冷靜,都冷靜,我們恬恬這么甜怎么會虐!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皮蛋瘦肉粥、三千煙火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阿矜 2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快捷鍵 ←)上一章:第75章 第 75 章 返回《大唐總校長[穿書]》目錄 下一章:第77章 第 77 章(快捷鍵 →)
306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