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神仙打架!

文/純潔滴小龍
本章字數:4876 深夜書屋txt下載

人生之際遇,只能用玄奇二字來形容。

來這里之前,

周澤認為這只是一場“狂扁小朋友”的游戲。

實在是因為自己的特殊經歷以及自己這一年多來所經歷的波瀾,

哪怕不算上贏勾,以如今周老板自身的實力,那些鬼差能夠被他正眼瞧的,還真沒幾個。

然而,

峰回路轉之下,

先是冒出了這樣子的一個陰柔男子,

那說話的聲音,

那舉手投足,

比太監更像太監,

卻偏偏強得可怕。

明明身受重傷,卻依舊能夠掌心翻雷,周老板自覺在其面前難以討得半分便宜。

就是讓贏勾出來,

說實話,

會不會暴露身份引起其他巨大波瀾先不說,

以現在贏勾的狀態,

能不能干的過這個閹人,

還真難說,

而且,

干不過的概率可能還要大一些。

當初在平潮中學撿到陰陽冊,

所碰見的那個身穿華服的女人,

那一位,周澤是看不透其深淺的,至今也不知她的身份,因為對方還贈送了陰陽冊,并未出手傷害,也因此,那個女人更顯神秘不可測。

隨后所遇到的七七八八的敵手,

近期能引起印象的,也就是在徐州上方說了聲走錯門了的佛。

除此之外,

基本上贏勾出馬無往不利。

而如今,

遇到真正的大人物了,之前所建立的一切“心里優勢”剎那間蕩然無存,在這種存在面前,自己捆上那只遠遠沒恢復的鐵憨憨,

也只能隨波逐流。

再加上,

又莫名其妙地出現了“平等王陸”,

第九殿的主人,

十殿閻羅之一,

或許,

周澤想的沒錯,

這真的是“狂扁小朋友”的游戲,

只是周澤現在變成了小朋友。

黑衣青年的目光先是落在了自己的璽印上,隨即又在老張和周澤身上逡巡了一遍,那種表露身份后所展現出來的威壓,著實恐怖!

陸平直對第九殿算是忠心耿耿,只要這位平等王愿意去查,查到陸平直的死因,不難。

這種人物本就有通天的手段,何況此時還“人贓俱獲”?

好在,

在平等王看來,

這只是之后需要考慮的事,

他現在第一要做的事,

就是面前的這位常侍!

“轟!”

“轟!”

沒有開戰前的叫陣,

也沒有招式名稱的宣發,

就連身邊龍套角色的驚嘆也沒有,

因為唯二的倆龍套,

周澤和張燕豐,

在這兩位大人物第一次的正式交鋒中,

直接被氣浪掀翻了出去,而后狠狠地砸落進了池塘之中。

落水之后,

張燕豐本能地想要浮出水面,

卻被周澤拽住,

這里,

淹不死人的!

也就在此時,

水面上瞬間波濤洶涌,仿佛有無數條巨蟒蛟龍正在翻滾廝殺。

水面之下,

反倒是難得的一個寧靜地。

周澤看著水面之上,

有一道巨大的影子傾軋而來,

這是那黑衣青年,也就是平等王的法相。

這般人物,

靈魂氣息泄露出去時所引發的氣場甚至是空間的變化,

真的是讓人難以想象。

“喵!”

一聲貓叫傳來,

只見那陰柔男子身后出現了一只白貓,白貓雙眸赤紅,發白如雪,硬生生地懟上了平等王的法相!

“轟!”

又是一波劇烈的碰撞,

想著和老張一起潛伏在水里摸魚最好誰都不要注意自己的周澤,

被迫地隨波逐流,

整個人從池水里彈飛了出去,

若不是周澤落地前伸手抓住了老張的手腕將他身上的力道給過度到自己身上,

老張很可能直接被炸得魂飛魄散了。

而之前的那座水潭,

已然不剩一滴水漬,

只留下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這他娘的才是真正的神仙打架啊,

自己剛剛差點就變成被壓扁的咸魚了。

周老板和老張蹲在旁邊,

心里感慨著。

當然了,

周澤是沒見到那一晚在徐州贏勾所表露出的陣仗,

地獄幽冥,

白骨王座,

硬撼空門,

候佛降臨!

那個場面,

比之現在,也是絲毫不差。

不過贏勾現在是銀槍蠟頭,中看不中用,不能持久。

此時,

這里掀起的波瀾也讓在這片宮殿建筑群中的其他鬼差們心下駭人,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位同僚這么牛逼,

把什么了不得的怪物給引出來了呢。

“桀桀,你是如何曉得雜家在此的?”

陰柔男子倒是沒有害怕,

他是身受重傷,

但眼前這位于數月前和自己血拼一場的平等王,

又怎可能恢復如初?

大家現在都有傷,

又有何懼?

“你們,小看了陰司,十殿存在數千年,又怎可能被爾等閹貨這般輕易地瓦解?”

“桀桀,此乃天數!

正如當年你們十殿閻羅取代泰山府君一樣,

眼下,

正是我等十常侍取代爾等十殿閻羅之時!

陸,

你就別嘴硬了,

auzw.com 否則,

你大可去數一數,

你的第九殿,

到底還剩下幾只雞鴨!”

黑衣青年默然不語,

單手一揮,

水坑之中的璽印瞬間回到他的掌心之上。

“唉。”

周老板在旁邊嘆了口氣,

安律師拿到這枚璽印還沒焐熱,那句“平等王安”還沒玩兒過癮,

結果這東西,

就物歸原主了。

這他娘的真的是命?

一邊的老張則是有些汗顏,總覺得是自己把東西給弄丟了。

“豐都!”

黑衣青年輕聲低喝,

一時間,

在其腳下出現了一座鬼城,

一頭頭惡鬼正在咆哮和嘶鳴!

而后,

一只只無比龐大的觸手伸展了出來,

化作了遮掩蔽日的氣勢,直接籠罩向了陰柔男子。

“桀桀,這豐都,你以為還是你以前第九殿掌下的豐都么?”

陰柔男子雙手撐開,

“解封!”

剎那間,

黑衣青年腳下的厲鬼們忽然集體向黑衣青年伸出了手,

直接臨陣倒戈!

“眾生平等!”

黑衣青年璽印鎮壓了下去,

豐都的虛影直接模糊,

而后消散。

“你們十殿閻羅,當年抱著地藏王菩薩的大腿,僥幸獲得了數千年的高位,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若是沒那尊菩薩一直坐在后頭,若是沒有繼承在泰山府君一脈的陰司體系,

當你們一個個變成孤家寡人之時,

又有什么可得意的!”

話畢,

陰柔男子一聲厲嘯,

沖了上去。

這空中,

一時間電閃雷鳴,

兩尊法相不停地撞擊和破碎,又在下一刻再度恢復,而后進入下一輪的廝殺!

這里是陰司的眼睛所看不見的地方,

在這里,

二人倒是可以忘我地戰一場!

周澤和老張則是趁著這個機會跑出了很遠,

雖說暫時不會被兩位大能的交鋒給波及到,

但無論結果如何,

其實對于周老板來說,都不算是什么好事。

平等王贏了,

接下來就要找自己算陸平直的賬;

那個太監贏了,

接下來他就要把這里所有鬼差吞光療傷。

“無…………奈…………吧…………”

“沒啊,我感覺很棒啊,反正我就是看戲唄。”

不管風云如何變幻,

嘴炮不能慫,

宗旨就是氣死你氣死你氣死你!

“我…………能…………殺…………了…………他…………們…………”

“哦,我封印早就解開了啊,你出來吧!

戰斗吧,

燃燒吧,

你的青春!

直接把那倆家伙一起干趴下!

我已經閉眼了,

準備好了!”

信你才怪,

之前自己差點被吃掉時,

解開封印,

你說什么都不出來,

裝慫,

現在跟我這兒裝逼?

“守…………株…………待…………兔…………”

周澤愣了一下,

他忽然記起來之前在大門口躺著的時候,

贏勾曾說那個黑衣青年在守株待兔,

那時自己還以為這位是自信心強大,等著其他鬼差搜刮好準備出來時直接殺人奪寶呢。

現在看來,

對方其實是在等那個太監現身!

他知道那個太監受了傷,他知道那個太監忍不住會吞噬鬼差療傷,

他在等!

那,

那位判官,

知道這件事么?

“我…………也…………在…………守…………株…………待…………兔…………”

“你不裝逼能死啊?”

“這…………里…………是…………我…………家…………”

“然后呢?”

“陰司…………看不見…………這里…………”

“嗯?”

“因為…………此處…………有…………我…………當年…………布置的…………陣法…………”

周澤咽了口唾沫。

有些不敢置信,

自家的鐵憨憨,

居然也不知不覺間加入進了“守株待兔”的這種高智商游戲?

一直以來,

周澤一直以為贏勾只會一件事,那就是:

不要慫,就是干!

鐵憨憨,

你變了,

你變得讓人覺得陌生了。

“等……他……們……兩……敗……俱……傷……開……啟……陣……法……鎮……殺……他們……

我再……吞了……他們……”

贏勾的語氣里,

帶著激動,

帶著期待,

帶著無法用言語描述的顫栗!

“好了,很激動,我聽得都熱血澎湃了,真的。”周澤很感慨地繼續道:“好了,下面就只剩下一個問題了,那就是,

我為什么要幫你呢?”

接著,

周澤學著贏勾的說話方式,

以氣死人不償命的語氣,

一字一頓道:

“你……求……我……啊?”

“…………”贏勾。

(快捷鍵 ←)上一章:第五百五十九章 平等王陸! 返回《深夜書屋》目錄 下一章:第五百六十一章 緣來是愛(快捷鍵 →)
306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