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番外-陳相富 上

文/浣水月
本章字數:3990 閨話txt下載

?

陳相富手傷痊愈后,做了一個決定,便是不遠千里護送長姐母子回范陽。

一路上,他與鏢師們說話,也時不時說話與陳湘如解悶。

只是待到了范陽城慕容府后,才知道慕容府雖名為鎮北候府并沒有他預想中的大,但鎮子里有一整條街都是慕容府的,白塔莊百姓全是昔日白塔鎮的百姓。

原來,慕容家還有一種責任,便是幫襯、接濟全鎮人。

這讓他覺得有些意外,他從來不知道慕容家的原是這等的大義。

之后,更讓他意外的是,范陽長樂坊是他家的,準確的說,是陳湘如在接掌家業后在北方做的生意,其規模竟在陳記之上:織布房、染布房、繡莊、布莊,就連城里城東一片也都是陳湘如的.不僅是這些,范陽城里還有一座陳家大院,里頭的布局、建設與江寧府的陳家大院有六七成相似,就連各的院落都與江寧府的一模一樣:上房、桂堂、松柏苑、藏書閣、淑華苑、淑芳苑、淑沁苑等。

那時,陳湘如云淡風輕地笑道:“二弟,待你成親了,你來范陽接掌長樂坊如何?不過,繡莊、布莊得給我。”

他從不曾想過,那個愛哭的大姐竟不動聲色地在范陽又制了一份偌大的家業,城東兩條街,還有兩座府邸,誰會愿意把自己數年的心血送人,但陳湘如做到了。

“三弟接掌了江寧陳記,你也得有一份自己的家業,除了長樂街的半條街,還有一座千畝田莊,忠義街那邊還有幾處店鋪院子和范陽城的陳家大院。再往后的家業就靠自己去掙了……”

聽她的語氣,似乎在說少一般,可瞧在陳相富的眼里,早已經是驚駭不小,光是那半條街,就比江寧陳記的還要體面。

“大姐是怎么做到的?織布房、染布房可不比江寧府的小。”

“早前也沒想這許多,就想在范陽置份家業。不知怎的。就建成了這個樣子。”

當時,她與老金說時,原是想哄了老金好好干。意外竟有了這么一筆家業,無論是對陳相富,還是對她,也算不枉此生了。

陳相富當時對自己的大姐佩服之至。一個弱質女兒,能想到對自己的兩個弟弟公平對待。他是感動的,那一刻他在心里暗暗發誓,一輩子都要敬重大姐,對大姐好。

后來。陳湘如因與慕容鳴拌嘴吵架,陳相富知道后,竟跑去給慕容鳴打架。結果反被慕容鳴給揍了一頓。

沒等陳湘如問話,倒是慕容老夫人把慕容鳴給訓了一頓。

再下次的時候。陳相富要跟慕容鳴,慕容鳴也讓著他,既不打他,也不讓他打自己。

現在,陳相富坐在范陽陳家大院的桂堂里,一手捧著賬簿,一手拿著算盤。

一側的杜芊芊正逗著長女陳維蓮玩耍著,拿著撥浪鼓,維蓮想奪,她又把手縮了回去。

陳相富不耐煩地道:“你倒是與弟妹學著些,你就不能用些心在后宅上,你上個月又亂使銀子了,照你這種花法,這家里一年二萬兩銀子都不夠使,你少給我辦什么賞花會、酒宴的……”

杜芊芊只作沒聽見,依舊與陳維蓮逗玩著。

陳相富輕嘆了一聲。

他怎么就娶了這樣的妻子?

有時候,連他自己也想不明白,論出身倒還過得去,可若說打理內宅,杜芊芊除了會花銀子,還真無甚優點,最大的優點便是她長得像白蓮。她已經有近二十套頭面首飾了,可她還嫌不夠,幾乎一年又要新置幾套,陳湘如是誥命一品夫人,常戴常使的也不過那五六套,偏杜芊芊就多得放了好幾個錦盒。

想到白蓮,陳相富依舊會覺得心痛。

他給了白蓮平妻的位分,在陳家灣的祠堂里,將永遠記載著:“陳相富娶嫡妻杜氏,娶平妻白氏”,那里也供奉著“陳門白氏之靈位”。

他永遠也忘不了白蓮,就如同忘不了他入京治療手傷時,當薛太醫替他續手筋,那種生生地把手筋連續上時,那種鉆心蝕骨的痛。

當白蓮離開后,他很少笑了,也只有面對陳陳湘如和孩子的時候,他能微微一笑。

還在京城時,他在京城各綢緞莊中走動,想了解各家的綢緞銷售情況,一日他在云錦布莊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心頭歡喜,快走幾步,卻是一個小姐在那布房里買緞子,她的側面是那樣的熟悉,不是白蓮,卻又神似白蓮。

“這是江寧府陳記的緞子,一匹二十八兩,小姐做一身的話,七兩銀子的布就夠了。”

陳相富走近,用手捏了一把,“這不是陳記的綢緞,這是臨安的繭綢,一身新裳最多二兩銀子。”

杜芊芊回眸,立時就被這一臉肅色的少年給吸引住了,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似早已經相識相熟了,過了良久,她才回過神來,這少年操著一口江寧口音:“公子是江寧府人氏?”

陳相富應道:“是。”

“真是太巧了,我也是江寧人呢。”

他定定地看著杜芊芊,“你是江寧人?”卻在尋找她與白蓮的不同處,除了眉眼有六分神似,這舉止、這聲音太不一樣了,這不是他的白蓮。

白蓮死了,這個世上再也沒有白蓮了。

“是啊,江寧杜記織布房就是我大伯父的。”

原來,是杜家的小姐。

陳相富不由得越發失望,可杜芊芊雙眸閃亮,只一眼,就覺得這少年讓自己心跳加速。

“小姐,既是杜家人,這上等綢緞和繭綢還辯不出么?”

杜芊芊一時語塞。

服侍丫頭則道:“你這公子,說話好不客氣,我們小姐一個閨中小姐,這種繭綢質地極好,難以分辯也是正常的。”

auzw.com

陳相富沒再接話。抱拳一轉身大踏步地走了。

杜芊芊卻久久地望著他的背影,“他是江寧府人,他是誰?”

一邊的綢緞莊伙計道:“小姐連他也不認識么?他是江寧陳家的二爺,聽說被庶子、庶女迫害,受了手傷,在京城治傷,現住在趙大學士府上。常來綢緞莊里走動。他倒是厲害的,一看一摸,就能知道這布是哪家織布房的。還能說出個一二三來,連我們掌柜都佩服得緊呢。”

杜芊芊再尋覓,可人群里哪還有他的身影。

她卻知道,要見他。許就要來綢緞莊里。

接下來的日子,每過一段時間。她就到京城最大的綢緞莊來,總會在那兒遇見他。

他總是留意著陳記綢緞的銷售情況,又會留意各家店里銷售最好的布料,拿著那銷售最好的細細地瞧。似要尋出其間的不同來。

不知多少后,杜芊芊主動地走向他:“陳二爺,你還記得我么?”

他愣了一下。云淡風輕地道:“杜小姐。”

“你真的記得我?”杜芊芊喜逐顏開,“還真是巧呢。我們同是江寧人,能在京城相遇……”

沒等她說完,他打斷杜芊芊的話,似乎并不想與她多說,只問店家道:“近來銷售最好的還是蜀錦么?”

店家道:“蜀錦花式大氣,顏色也好,頗得夫人、小姐們喜愛。”

又過了幾月,杜芊芊在綢緞莊里看到了他。

他們是有緣的。

否則,不會一次又一次的見面。

她壯著膽子走近陳相富,“陳二爺,能私下說說話么?”

陳相富依舊是肅冷的表情,“你想說什么?”

她絞著手里的帕子,垂眸道:“你……到我家提親吧。”

她喜歡他!

想著她也是如花似玉,但凡見過她的公子,總會有印象,可幾個月了,他竟沒有流露半分的好感。

陳相富道:“我又不喜歡你。”放下他手里的布料,他一扭頭又走了。

他居然說不喜歡她?

杜芊芊憤憤的想著,可她喜歡他呀,從第一次見到時就喜歡了,以前總是尋覓著找不到心跳的感覺,現在遇到了,可他竟說不喜歡她。

不管怎樣,被她瞧上了,她就不會放過。

來年三月,她在最大的綢緞莊等了三天,卻再也沒有見到他。

使了丫頭去趙學士府打聽,才知道陳相富回江寧了。

他回江寧,她也要回江寧,過些日子就要給她祖父過壽,她可以向父母稟報,說要回鄉給祖父賀壽,沒人知道,她是為了他才回去的。

回到江寧的頭天,杜大太太就來尋她了,問道:“芊芊,你與大伯母說實話,你在京城是不是認識陳家的二爺陳相富?”

她一臉錯愕,這事兒只得她的貼身丫頭知道,為甚杜大太太就知道了。

杜大太太道:“陳家大小姐說,陳二爺在京城時,曾在信中提到過芊芊這個名字,我就想知道那是不是你?”

“他在家書里提到我了?”

是不是說,陳相富其實是喜歡她的?

杜大太太不需要多問也知道這人正是杜芊芊。

“芊芊,你若不反對,我便與你祖母鑿破這層紙,選了日子讓媒人去陳家說合。我瞧著陳家不錯,雖說陳二爺早前受過手傷,這傷不是已經痊愈了么?”

當天晚上,杜芊芊就聽丫頭說“小姐,陳二爺明兒要護送慕容夫人回范陽。”

她起了大早,在他們必要的路上靜候著,只為了把話兒挑明了。

他見了她。

他們相對無言,過了良久,她才羞答答地道:“你愿意娶我為妻么?”

從京城到江寧,他應該感覺得到,她喜歡他啊。

陳相富看著面前這個女子,有時候覺得她像白蓮,可在感情又這樣的不像,杜芊芊是主動的,認準的事,她就會努力,包括她問出這話時,她又說了句:“陳二爺,我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

他猶豫著從懷里摸出一個血玉手鐲,這一生,他也許不會像喜歡白蓮那樣的簡單而認真地喜歡了,可他還是得娶妻生子,就如趙文敬所說的“你大姐為了你們兄弟付出了很多,你必須振作起來,就算是為了你自己。”未完待續

...

...

(快捷鍵 ←)上一章:第364章 番外-后記 下 返回《閨話》目錄 下一章:第366章 番外-陳相富 下(快捷鍵 →)
306分分彩平台